纪念我已逝的灯泡君

这个这个灯泡已经有相当久远的历史了,好像从我爸开始就在用了,然后是我哥(我哥比我大好多),前后跨度几十年了,终于,在连开了几个通宵后,灯泡君阵亡了,我无奈地想把灯泡拧下来换的时候,灯泡君的头与身体分离了: 虽然说我才刚用这个台灯不久,但是这么老的台灯上的灯泡发出的黄色光芒还是很温暖的,现在的节能灯大多是白色的,不带一丝情调,唉。